【唯爱末画】你是我的罂粟花(转文)

2019-09-08 09:58:11 围观 : 101

  东方末怔愣了一下,勾起笑容,那笑,包含复杂,“长老,安排在那边的人怎么样?”他凌厉的视线射向长老,问道。 “听雪儿说,你们学校很多男的追你!”他危险的气息笼罩着她,她强迫自己镇定,美眸无惧地望着他血色的双眼。 “孩子,去吧,勇敢一点,没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长老和蔼可亲地笑,眼角稀少的皱纹与爽朗的笑意,根本就不像一个老年人。她记得,18岁那年被送进基地时,长老送给了她紫兔,让它作为她的伴侣,互相依偎,因为,紫兔懂人性。他与她之间的关系……未免太过于复杂;她分明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她的不顾一屑,却还是坠落在深渊之中,无法得到救赎。瞧见诺雪那副怨恨与紧张的神情,天画不屑地嗤笑,她转过身,走向东方家族古堡后的花园。深秋的夜晚,秋风吹得人们瑟瑟发凉,落叶纷纷扬扬地洒落在大街上、马路上,秋风萧瑟。 “阁下,近日以来,曾经被我们东方家族分化的6个家族,不知为何,又相聚在一起,准备一起抗衡您,您意下如何?”年迈花甲的长老绷紧着脸,缓慢问道。她一进古堡,就发现大家都在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她冷着脸,不理会那些稀奇古怪的眼神,抱着自己的紫兔,走进餐厅。她勾唇,无声地苦笑,强扯出来的笑容,令人看得心酸,沉闷许久,她无力地跌坐在柔软的大床上,往后一躺,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天画,你想他干嘛啊……就算你再努力,他依旧喜欢诺雪啊……”她自言自语。 “那天画姐姐呢?”为了在东方末心中,有个很好的印象,她故作天真,可怜兮兮地问道。她略带嘲笑着自己,自己有什么拒绝的资格呢……从头至尾,她天画,只是个为东方家族做牛做马的保镖而已。 “因为,不可能赢!”天画的声音清雅,在这静谧的空间中,影响力非比寻常,她的语气,带着肯定。 “天画、乖乖听话、不要出声,好吗?”天画的父亲,著名的心脏病权威------墨少堂,轻声对着天画说道。 “呵呵……”他冷如修罗的笑声,仿佛从地狱中的亡魂出来索命,笑的如此令人惧怕与不安,她平淡问道:“你想说什么?” 站起身子,正准备离开,手腕却被紧紧抓住,她转过身,望着他一脸怒意的看着她,“放手!”她娇红的唇瓣轻启,说道。 “不用送,我自己可以回去!”她清冷的女声传过来,东方末望着她,她的眼神出现了一抹怨恨,随即又隐匿消失。最终,天画敌不过诺雪满含哀怨的神情,她轻叹气:“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接你!”她说的是事实。 “你是我同情心泛滥,捡回来的!”他挑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不拖泥带水,把她的心,瞬间扯疼了。天画抱着紫兔,轻轻跳到树下,然后,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冷了脸,走进古堡内。东方末拉住落诺雪的小手(你妹诺雪。。死开),走上前,却听见一声清冷的女声:“300亿!” “天画,我好冷哦,你把外套脱给我行吗?”气温骤降,诺雪(7:冷死你活该)冷的瑟瑟发抖,她波光流离的双眸望着天画。天画没有说话,冷眼看着诺雪,诺雪泫泪欲泣,天画的身上就一件校服,再搭上薄薄的长袖外套,诺雪身上却穿着厚厚的马甲,还有高领的洋装。佣人们纷纷低下头,东方末越过天画,坐到诺雪的身边,在她的土司上,为她涂好一层巧克力酱,笑得如此温和,仿佛就像是要把这世界上所有的关爱都赠与她一样。东方末淡淡的睨了他一眼,用命令式的语气说道:“雪儿的心脏病复发,你立刻帮她治疗!” “天……天画,早……”尽管上次的事情让诺雪甚是害怕,却还是硬着头皮,对着天画打招呼。 “砰!”一声枪响,响遍大厅,天画的血,如盛开的罂粟一般,洒落在地上,翔天连忙走到诺雪的身边,“雪儿,你怎么样,没事吧!” 随着一声枪响,晚宴中的人们吓呆了,随后尖叫着、粗吼着,吓地胡乱逃窜,却在始料未及的情况之下,纷纷地倒在了血泊之中。其实,天画并不是有意要针对她,而是天画感觉到诺雪对自己怀中的紫兔,占有的欲望,十分之强! “小紫,你是我唯一的依靠了……”她喃喃自语,夏夜的风,把她清澈明亮的大眼吹得干涩……干涩地疼。 “是我!”他冰冷的声音透过门板撞击着她的耳膜,她不愿开门,却不得不开门,双手抖了抖,旋开了门把。诺雪仿佛见惯了天画这个脾气,扭头,忽而眼前一亮,走到天画身边,摇了摇她的手,问道:“天画、我能不能吃冰淇凌啊?” 天画回到古堡,看到穿着公主装如小鸟一般下楼的诺雪,拳头攥紧,狠狠掐住她的脖子,“唔……天画……你做什么……” 天画微楞,勾起唇角的笑,笑的阴冷,诺雪睁大眼,“末……”她虚弱地叫,心脏传来的刺痛感让她越发无力。长老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孩子,我从来就把你视为自己的女儿一样;现在,你不懂得面对自己的内心,我看得心疼啊!”长老很是温和,让天画的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东方末看着怀中脸色苍白的诺雪,转过头,对着身边的手下说道:“魅,去找墨医生!” “天画,你、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诺雪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抿唇,大声地对天画吼道。眼前距离20米的台子上,放着一颗晶莹璀璨的夜明珠,那颗夜明珠,是前朝的皇帝所遗留下来的宝物,现在,正在进行标价。紫兔眨了眨眼,‘咕呜……’了一声,天画蹙眉,随后低笑:“等一下再带你去吃。” “小紫,起床喽!”天画把紫兔叫醒,紫兔很快地睁开眼,用毛发蹭了蹭天画的身子,算是向她说了一声:‘早安,天画~’ “东方先生,诺雪小姐的病情已然控制了……”墨少堂唯唯诺诺地说道,随后,在东方末冷冷的注视下,被两个粗犷的男人拉着,离开诺雪的房间。天画脱下自己的外套,只剩下校服,单薄的校服,让她的身影也显得单薄不已,“那么,我还要脱吗?” 这声呼唤,让天画猛地僵起背板,随后,她又恢复正常,打开通往花园的玻璃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天画冷眼看着她气得要死的神情,勾唇浅笑,嘲讽的笑容让诺雪的双颊因气愤而越发艳红。 “你要钱,我都给你……”男人的眼眶中蓄满泪水,为了那个还未眷世的小宝宝,手中的塑料制小鸭子掉落到地上。 “经过上次的事情,我发现你的确不适合待在我身边!”东方末看着天画,一字一句开口,勾唇冷笑,“明天,自己去基地报到!” 诺雪的眼眶微微泛红,咬着下唇,天画没有心情继续吃下去了,她丢下叉子,抱着紫兔,淡漠地说了2个字:“饱了!” 他果真松开了手,她睨了他一眼,不带任何感情,随后转身,端起自己的早餐,走向自己的房间。天画冷笑,走到长老身边,蹲下身子,轻声说道:“长老,可是我不想……”她蹙紧眉头,如同女儿一般跟长老撒娇。天画睁大眼,脸色刹变,后退一步,看着他冰冷的神情,摇头,果断拒绝:“不要!”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会议室时,他忽而开口:“最近不要离开雪儿的身边!”他率先打破了沉闷的气氛。诺雪扯开得逞的笑容,转身,状似呜咽地扑到翔天的怀中,“末,我只是向天画借一件衣服而已,她好凶……呜!!”她的诉苦让天画蹙起眉头。 “咕呜,咕呜~”紫兔眯着眼,享受地发出可爱的叫声,天画把它抱到怀中,唇角有淡淡的笑容。眼神,不再往诺雪的房中看去。全会议室的人屏气凝神,看着天画如空谷幽兰一般淡然的神情,为她捏了一把汗,“6个家族,由6种不同的形式组成,一旦六极分化,东方家族会被团团包 “天画,你拿那个有什么用啊……”诺雪眼看自己心爱的东西快被抢走了,不禁急急的说道,冲向前,正要抢过天画手中的夜明珠。很简单,天画又把话题丢回给了东方末,“解决掉!”东方末见她的样子,青筋暴起,冷声开口,天画情不自禁一笑,解决掉!?解决掉谁?她、还是那个聚在一起的家族?说罢,逃也似地跑出会议室,看到诺雪笑靥如花,正在享受着美食,顿时心生哀怨,神情复杂地看着她。她记得,18岁那年被送到基地时,天天暴力的厮打让她每次都遍体鳞伤,长老便会拿金创药,让她涂抹自己的伤口,以免感染。天画坐在离翔天最远的座位上,低头,捣弄着自己的手机,全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她冷漠的神色,让长老为她捏了一把汗。因为她深知,从12岁时,东方末将她带到东方家族时,她便失去了自由……他重新赋予了她活下来的意义--------成为诺雪的保镖过了不久,他回过神来,“不行!”他冷冷地吐出这两个字,语气,冰冷的仿佛让人感受不到,现在是盛夏。诺雪不悦地目光投向天画,天画抬眸,冷森森地看着诺雪,像是要把她给看出一个窟窿一样,诺雪情不自禁害怕起来,她缩了缩肩膀。天画脖子上的‘围巾’顿时睁开眼睛,站到天画的肩上,众人脸色大变:“紫兔?” “因为你是我的,我却不是你的!”东方末从薄唇吐出的话,无一不在打击她的心灵,这句话,状似绕口,实则不绕口。紫兔,全世界仅只有一只的动物,它性格暴躁、爱咬人、且攻击性特别强,被紫兔咬到的人,12个小时,就会自动身亡。除非,紫兔‘亲自’把解药给他。当时,12岁的天画还是个被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对商场上、势力上的战火毫不知情,单纯如她。诺雪不可置信地看着天画,她不是一向都是服从她吗?诺雪的双眸闪现出一种愤怒的心情。看着天画渐渐远离他的视线,东方末收回神,“雪儿,上车!”轻声呼唤,眸中,满是温柔。墨少堂抬眸,从透明的玻璃窗中,看见小医仙被风吹起的飞舞的橙色长发随风飘逸,全身一震,“东方先生,我能不能去看看我女儿!” 她浑身一颤,原来,他最伤人的话语,便是让她放低自尊,任他人践踏她早已不堪一击的心灵,让她遍体鳞伤,她却只能孤单地蹲在暗处,舔舐自己鲜血淋漓的伤疤…… “长老……多保重了!”天画撇过头,紫兔跳到天画的肩上,天画冷下脸来,跟在东方末身后,离开了长老的视线。捡回来的?我本来有爸妈的……我本来很快乐的……我本来很幸福的……我本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饭桌上,每个人都诧异地看着天画,见她与紫兔‘煞是诡异’的交谈,还时而露出了那个,大家都得不到的笑容。她的心,骤然疼了起来,尽管几个小时前,他才把自己的心践踏的鲜血凌厉,尽管几个小时前,他对她冷言冷语,尽管几个小时前,他无视她的脆弱…… 东方末闪身,走了进来,随意地坐到了椅子上,“什么事?”天画淡然地问道,敛去眸中不该有的情绪。 “你们在做什么!”一阵冷漠的声音传进天画的耳中,顺着她的耳朵,传输到心脏的位置,那里,似乎隐隐作痛。东方末顺着他的视线,向窗外看过去,发现天画坐在树干上,眸子一凛,看见她唇角的笑,不禁失了神…… 看着自己的父亲,墨少堂,畏畏缩缩的样子,清晨时分遇见在绿叶中娇艳绽放的臭牡丹花,不禁抿唇冷笑,眸中,却有深深的痛楚划过。 “长老,我们走吧!”天画径直离开,不顾他人诧异的眼神,经过东方末身边之时,他忽然抓住她的手臂。她娇红的唇瓣没有了血色,寒风,肆意地刮着她娇嫩的皮肤,她的皮肤,传来阵阵刺痛……她的心,却更痛。她的表情瞬间僵硬,却在下一秒又笑颜如花:“我,不属于任何人!”她斩钉截铁,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 天画眼角的余光,瞧见墨少堂正看着自己,冷笑,笑容不再甜美,不再单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恨意。天画淡淡地睨了一眼诺雪幸福的笑脸,依旧没有任何的神情,眼中有微光乍泄,却瞬间消逝,仿佛没有过一般。天画的手劲越来越大力,诺雪脸憋得通红,“救我……救我……”她尖锐的声音让东方末急忙走进大厅。原以为,她的心,不再会为谁痛……原以为,她的心,变得冷漠无情……原以为…… 长老嘴唇扬起,目送着天画单薄的身影,喃喃自语道:“天画,我这么做,是对的吧……”他的声音即使很轻,却在空无一人的空间中回荡。她睁大美眸,愣怔地看着天花板,那眼神……空洞无助,仿佛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一般,她是多么的孤苦伶仃。他大步走到天画面前,站定身子,“你给不给!?”他最后一次的问话,她抿唇,大眼直直地望着他,却一点情绪也没有,满是空洞。 “去拿吧,孩子!”坐在轮椅上的长老温和的笑,和蔼的笑容,让天画微微勾起唇角,直直走到台上,拿起了那颗晶莹剔透的夜明珠。她脸色惨白地走进大厅中,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整个人,好似就快要消失不见一样。其他手下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向冷静的出名的天画居然妄想杀害阁下最爱的女人。心中,似有什么东西正在恣意地产生,紧紧扼住着她的心,她懂,这叫做嫉妒……深深的嫉妒。天画走在最前头,穿着单薄的校服,橙色过肩长发飘扬着,她仿佛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凉意,只是闭上眼,享受着秋风带给她凉爽的感觉。脸上,冷若冰霜,无任何表情。 “这点不用你说,我自是明白!”天画的眸子顿时冷了下来,挥掉他的手,淡漠的说道。天画勾起唇角,冷笑,手一松,夜明珠摔到地上,‘哐啷’一声,夜明珠在地板上,四分五裂,正如,天画五年前的心。温暖的阳光照射到天画的脸上,天画缓缓地睁开大眼,然后淡漠地笑了一笑,自己居然一夜呆在树上睡觉。 “求求你,不要杀我!求求你!”男人的脖子被刀狠狠地抵住,他惊慌失措大喊,“我家里,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宝宝……” “末,我回来了!”诺雪欢快地如飞鸟的叫声,响遍了整个古堡,一个熟悉的怀抱把她纳入怀中。紫兔窝在天画的颈窝,乖乖听话,用尾巴【注:紫兔与其他兔子不同,尾巴很长】环绕住天画的脖子,闭上眼,睡觉。 “阁下早!”餐厅内响亮的声音不约而同响起,天画却好像无视某些人一样,抱着紫兔,时而亲亲它小巧的鼻子。他全身上下满是令人退却的冷意,邪肆不羁的碎发落在额前,整个人英俊、优雅、却又冷漠无情。 “小紫、不准乱来!”见身旁的紫兔已然生气,正准备往东方末攻击,天画淡然制止。东方末瞧见天画冷淡地不屑一顾的背影,站起身来,“天画,你想挑战我的极限是吗?”他声音很淡很淡,众人为天画捏了一把汗。 “最近,有些家族跟东方家族作对,你,负责保护好雪儿!”他的双眸严肃无情地看着她,一句话,将她打入深渊,她还未开口,他又接着说道:“如果雪儿受伤,你就自我了结!” 她勾起唇,冷笑,看着诺雪得逞的笑容,“雪儿,走,回家!东方末似乎在逃避什么,把天画的外套披到诺雪的身上,带她离开。东方末微扬起冰冷的唇,其实,东方末根本也就不用问,他来找她,一定是因为诺雪的事情…… “阁下,恐怕不行!”跟在东方末身边的长老,异口同声开口,“为什么?”他疑惑,冷声问道。她就恍若没有感觉一样,“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她冷笑地说道:“因为恨!铺天盖地的恨!” “哪个男的敢碰你,我会让他……生、不、如、死!”他在她耳边低语,一字一句,敲击着她的内心。不屑地嗤笑,东方末阴冷的双眼投射向天画,直视她清澈的大眼,冷冷地问道:“天画,把你的外套脱下来,亲自批到雪儿身上。” 东方末渐渐松开她的手,“阁下,从现在起,天画依旧还是住在你家!有意见吗?”长老苍老而有力的声音传过来,东方末鬼使神差地点头。她的身后,跟着另外一个更为瘦弱的女孩,处处可怜,两人的脸奇迹般的相似,简直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本应该拥有纯真的小脸与幸福的欢笑,可这些,推荐却都没有。 “雪儿又不乖了!”东方末走出会议室,宠溺的声音自天画的身后传来,随即,他与天画擦肩而过,仿佛她是个隐形人,走到诺雪身边,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她的大脑嗡嗡作响,脑海中,就这么一直重复着这一句话,他淡漠地瞟了她一眼,看着她眼中若有若无的哀伤,仿佛没有看见一样,径直地离开了她的房间。天画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诺雪紧紧拽着拳头,心生怨念,为什么她还不死……为什么她要回来…… 她哽在喉间的话语还未说出,便听到他关门的声音,‘砰’地一声,把她脆弱不堪的心,顿时震得四分五裂。 “这是我的东西,为什么我不能自己选择!”然后冷漠的声音让大家顿时闭上嘴,她冷眼看着所有人,看到东方末正一脸复杂地看着她,无谓浅笑。笛音缭绕了整座古堡,每个人都听到了这优雅的音乐,情不自禁地陶醉在着美妙无比的音乐当中,无法自拔,还未吹完整首曲子,天画便不想继续吹了,望着在自己怀中,已然睡着的紫兔,抿唇,轻轻地抚摸它舒适柔软的毛。 “天画、我刚刚交代给你的任务,现在立刻去办!”东方末转头,看着静无声息的小医仙,嗜血的笑意蔓延开来。东方末囚禁了她的爸爸、妈妈,12岁……把她送进组织之中,接受最残忍无情的锻炼与摧残,原本活泼热情的小女孩。6年,将她的性格180°大转变,她不再活泼、而是冷漠,她不再热情、而是无情…… 天画转头睨了他一眼,随后回过头,大步离开,“怎么这样啊!”诺雪不屑地嘟哝道。伴随着夏夜的丝丝清凉,教堂内的钟声,准时准点发出‘叮咚————叮咚————’的声音,男子的薄唇勾起邪魅的笑。他对她,一点感情都没有,把年幼的她无情地送入组织的基地中训练,却在她回来时,又霸道地把她禁锢在身边。 “哇……”诺雪禁不住被那颗晶莹剔透的夜明珠吸引,凡是女人,都会被这种高级的宝物所吸引,当然,除去了另外一个‘她’。长老乐呵呵地笑,“孩子,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他的声音很轻,轻的只有天画听得见,天画微微一愣,低下头,恍若犯错误的孩子,“可是……不想面对怎么办?”她的声音煞是委屈。 “天画~把夜明珠给我,可不可以……”诺雪泫泪欲泣,可怜兮兮地望着天画,天画冷漠地看着她,“不可以!”五年,她的性格愈发冷漠,除了她的紫兔与长老,没有人能让她真正发自内心地笑。天画没有作声,姣好的脸蛋上贴着丝丝流苏,仿佛什么事情,都不能让她……有所改变。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请你跟我过去一趟!”东方末把12岁的天画抱起,威胁的意味十分明显,低头,看了看惊魂未定、一脸警惕的天画,一怔…… 长老叹了一口气,思绪回到从前:“就算我老了,我还是要在我们约定好的地方等她,直到我死……” 她勾起唇,脸色惨白,“诺雪,是你让他,剥夺了我的幸福……”她尖叫,眼角似有东西滑落,随即掉落在衣服上,隐匿,消失不见。 “长老,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每2个礼拜我都会去找你!”天画紧紧抱住坐在轮椅上的长老,浑身颤抖,情绪近乎快要迸发而出。天画翻了翻白眼,“不行!”她果断拒绝,翔天吩咐过她,不准给诺雪随便买吃的东西,除非他同意。天画在他怀中吓得不敢出声,望着倒在血泊中的大人,吓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对了,天画,你留一下!”东方末状似无意的开口,却让天画的心中泛起了狂奔的波澜,她深呼吸一口气。紫兔似乎感觉到自己主人伤心的情绪,蹭了蹭她的脸,天画痒的微笑,“小紫别闹!”她轻声敕令,语气却是无比宠溺。群众哗然,东方末不悦地蹙眉,转过身子,眸子直直地往那清如泉水的眸子看去,他的身边,站着一个女子,妩媚动人、却又清纯,众所皆知,那是男人最爱的女人。 “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天画捂住自己流血的伤口,虚弱开口,全部的人愣怔,包括她的。 “东方末、诺雪,我先回房间了!”天画恍惚不已地说道,然后,跌跌撞撞跑回自己的房间,几乎是用力地关上了自己的门,她顺着门,背缓缓沿着门板滑落,双腿屈起,颓然地把小脸埋入自己的双腿之中,心事重重。东方末叹了一口气,坐到诺雪的病床边,“末,我是不是活不长了……”诺雪可怜兮兮地问道。(装吧,你继续装。再装,就把你奸了再杀,再奸再杀。)东方末紧紧皱着眉头,不悦的冷声开口:“给我坐下!”声音有着无限的怒气,餐桌上的每个人大气不敢出一声,生怕蔓延到这场硝烟战火之中。 “小紫,跟长老爷爷说声再见!”天画拍了拍紫兔的头,紫兔眯眯眼,跳到长老的腿上,用头使劲地蹭啊蹭,它在撒娇。 “放手!”她冰冷无情的话语,让他微征,“回答我问题!”他愤怒开口,捏住她手腕的力道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