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果巷二期 更新(黑牡丹 南城脚牡丹里)

2019-09-08 15:29:36 围观 : 92

  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新建混凝土建筑体量太实需要弱化。“弱化手法也是受老建筑群体关系启发。”郑炘告诉记者。如在主要体量的边缘增加以外廊、侧庭为主的小体量,形成过渡性空间;将江南一带老建筑中常用的冰凌窗用于混凝土墙体及屋顶开洞,使得混凝土体量变轻盈的同时,产生美妙的光影效果。 “空中庭院”是郑炘教授2010年的作品,虽然已有设计成品,但与参赛作品要求相比只能算是“毛坯”。“参赛作品要通过一张594毫米长、420毫米宽的A2纸呈现,而要让文化背景有很大差异的国际评委理解、认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以说是一次再创作。” 在中国近20年高速城市化进程中,许多古老的城市街区消失。常州也不例外,在长约500米的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有4个地块被蚕食。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青果巷街区,是常州市相对完整的历史文化街区,也是其整体历史风貌精华所在。如何修复被蚕食地块?在参与竞标的全国强手中,常州把“绣球”抛给了郑炘团队。富有“戏剧性”的不仅仅是准备参赛。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3月11日揭晓时,主办方吃惊地发现,年度唯一的总冠军大奖得主竟然“失联”缺席。原来,在截止日期前寄出参赛作品后,郑炘教授即出国了,与主办方保持联系的唯一渠道是他为参赛新设的电子邮箱。出国期间,他没顾得上看专设邮箱,学生也因为放寒假没关注此事。“所以,我们的获奖证书和奖牌都是寄过来的。” “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位于常州市老城中部,郑炘介绍说,青果巷始建于明万历年间(1581),是南北果品集散地,沿岸开设各类果品店铺,后来慢慢转变为当地文人和商人的居住聚集地,文化底蕴深厚。郑炘教授的作品代表东南大学参赛,获得唯一的年度大奖及一项单项奖,是中国建筑师在历年来该项国际设计竞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在近30年的职业生涯中,郑炘教授参与或主持的城市设计与建筑工程设计50多项,其中有11项获得国家级、部省级的优秀建筑设计奖。参赛作品是以2010年开始的常州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策划及建筑方案设计为基础,融合了郑炘教授多年来在历史文化街区方面的研究成果,为街区的保护与发展提供了一条新的思路。该作品的设计团队主要由东南大学建筑学院的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组成(成员包括:郑炘、桂鹏、郑辰暐、敖雷、陆垠、谷亚兰、焦李欣、吕一明、顾婷婷、李珍珍、王杨、唐时月),展现出了扎实的基本功、优秀的专业素养与协作精神,也体现出了东大建筑学科科研与创作的实力。(建筑学院) “‘空中庭院’获得2015年度未来建筑大奖,表明国际评委高度认同东大在历史文化街区修复改造方面的创新探索,我和我的团队为此倍感荣幸,深感自豪!”采访结束时,郑炘教授由衷地表示。历史文化街区修复,简单模仿老建筑造“假古董”现象很普遍,屡屡被学界诟病。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修复,郑炘另辟蹊径:在4个待修地块,均创意设计建造去“假古董”又与传统建筑相协调的当代新建筑。未来建筑奖由国际著名建筑期刊英国《建筑评论》主办,以表彰当今世界范围内未建成但富于创意的优秀建筑设计作品。郑炘的作品斩获了唯一大奖,并获得“新与旧”单元的单项奖。设计过中国世博会丹麦馆的丹麦建筑事务所“BIG”报送的“曼哈顿U型城市改造”项目,获得了2015年“大型城市项目单项奖”。此外,新老建筑在材质上也相互呼应、对话,“新建筑的墙体与屋顶都用素混凝土,其表面显得与老建筑的差异不那么大。”郑炘教授认为,常州“青果巷”能获奖,一方面是因为西方关注中国发展,关注历史文化街区的改造;另一方面该项目“新建筑与老建筑协调共生”的理念得到评审会的认可。通过设计规划,郑炘教授摒弃了传统的模仿老建筑的改造方式,引入“空中庭院”的概念。“新建区域的建筑将二楼设计为庭院。建筑主要为三层小楼,一层为参观展示区,二层设计成无顶的平台,种上植物后设计成庭院休闲区,三楼为私人休息区。” 作为博士生导师,郑炘教授历来喜欢把自己的设计项目作为学生设计课程“活教材”,在实战中历练学生的基本功、专业素养与协作精神。参与“空中庭院”参赛作品制作的博、硕士有11人。“如何把作品的创意设计精华不折不扣呈现出来?”师生们一起动脑、动手。“最后几天,我就坐在电脑旁,跟学生们一起打磨参赛作品。” 未来建筑奖由国际著名建筑期刊英国《建筑评论》主办,致力于奖励全球在建或未建成项目中最杰出的建筑设计。“参赛前我们查阅了前几届获奖情况,发现获奖者大都是国际建筑界大牌设计师。”郑炘教授助手桂鹏博士告诉记者,如获得2013年度总冠军的是美国著名的SOM建筑设计事务所设计师,南京紫峰大厦、德基二期等均为其在中国的代表作。 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共设大型城市项目、文化再生、乌鲁木齐市燕南山“树上山”:绿了荒山红了海,混合使用、旧与新等11个单项优胜奖,“空中庭院”不仅获得旧与新单项奖,还获得唯一的年度总冠军奖。 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大奖1个,以及大型城市项目、文化再生项目、混合使用项目、办公建筑、新与旧项目、再生与总体规划、居住建筑等11个分项奖。从1960年起,很多新工坊、多层住宅以及办公建筑“蚕食”了街区的部分地块。通过设计规划,郑炘教授摒弃了传统的模仿老建筑的改造方式。“街区内有旧时著名文人以及商人的住居建筑、戏台剧院以及商铺等,共有7处文保单位,1处控保单位,8处历史建筑。这些文物保护单位被完整保留了下来。我们在老建筑的周围设计新建筑。” “我们的参赛作品最大的亮点就是把对传统的理解、尊重融入当代建筑语言中。”郑炘解释说。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评选强调三个要点,分别是独创性、对业主任务书的响应及对周围社会影响与贡献的考虑。“我们的设计考虑与参赛要求不谋而合,关键词独创性不是凭空而来,而是受传统启发。” 虽然青果巷的项目改造中没有采用模仿老建筑的方式,但在新建区域也要保留老建筑的风格,形成统一。所以保留历史建筑,需要完整、准确的数据,同时准确记录。新与旧和谐并存的“秘诀”是中国元素的创造性运用。庭院是中国传统建筑一大标志性特征,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修复设计既以此为出发点又不“简单拿来”。“传统庭院一般都是建在地面上,而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项目的主导概念是‘空中庭院’,通过二层平台建构多层次庭院空间系统,既提供了丰富的空间体验,解决了待修地块空间局促问题,也使得公共空间与私人空间各得其所,很切合现代需求。” “看,这就是参赛获奖作品。”在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学楼,郑炘教授向记者展示了贮存在电脑里的获奖作品彩图“空中庭院——常州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城市设计”。 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前不久在在法国戛纳揭晓,唯一的年度大奖——未来建筑奖总冠军,被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郑炘教授夺得,这是中国建筑师历年来在该项国际设计竞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昨天,郑炘教授向记者透露了获奖“秘诀”。郑炘介绍说,将小楼中间层设计成庭院,让建筑整体视觉效果较“轻”,与老建筑并存时不会“抢镜”,“展示了尊重的姿态。多层次的庭院空间系统,提供了丰富的空间体验,同时也使得公共空间与私人的空间各得其所,这也是一个创新。”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想到会获奖。”郑炘教授坦言,去年10月接到院里发来的2015年度未来建筑奖评选通知时,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国际建筑设计界想得这个奖的人太多了,当时手上恰好又有事忙着,等到决定参赛时离截止日期仅剩一个多月。” “深宅大院毗邻,流水人家相映,小巷深处幽幽”的风貌,是江南常州民居文化的缩影。为让新建筑尊重老建筑,避免“抢镜头”,郑炘还刻意对新建筑的外表作“低调”处理。“新建筑的墙体与屋顶都用素混凝土,这样就与经过风吹日晒雨淋的老建筑差异不大了。” 郑炘1982年从哈工大建筑学专业本科毕后,考进东南大学建筑研究所,在建筑大师杨廷宝和齐康教授旄下读硕。“杨廷宝教授是从美国获得建筑学硕士学位的中国第一代著名建筑师,齐康教授是中国第二代著名建筑师,从他们那里我接受了严格的西方古典建筑和中国古典建筑训练。”硕士毕业留校后,他又到瑞士苏黎世联邦理工大学建筑系进修一年,对现代建筑设计方法与理论产生浓厚兴趣。第14届未来建筑奖在法国戛纳揭晓。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郑炘的空中庭院——常州青果巷历史文化街区设计作品荣获“未来建筑奖”大奖,该作品同时还获得“新与旧”分项奖。